后妈趁婆婆买蚊香肢解继子 残体埋入房顶花盆旁

  趁婆婆出去买蚊香她肢解偷吃鸡爪的继子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夏县,因我国奴隶社会第一个王朝夏朝在此建都而得名,号称“华夏第一都”。夏县,也是司马光的故乡。7月12日,因这里发生了一起8岁男童在暑假期间遭继母肢解事件,而让这个位于山西省南部的小县轰动一时。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一个26岁、结婚只有半年之久的农家女子何以要肢解丈夫的亲生儿子?身为继母的朱红霞与继子之间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近日,信报记者赶赴山西,走近被肢解男孩的奶奶樊月仙和父亲樊龙飞。对话,在不断的痛哭声中展开。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她18岁就当了妈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谁都不愿看到这起悲剧。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啼哭)我一家没法过了,怎么过?孩子的爸爸已经好几天不吃东西了,就躺在床上,什么话都不说,那个藏尸体的新房子也不敢住了。他现在白天睡觉,晚上就盘坐在床上发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你儿媳朱红霞今年多大?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她今年只有26岁。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你儿子和儿媳妇是什么时候结婚的?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去年12月结婚的。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儿子经历了两次婚姻?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不是,连这一次的话是三次婚姻了。儿子最早结婚是在2003年。结婚后的第二年就生下了我家这个孙子,在孙子一岁多的时候孩子的妈妈就和儿子分手了,离家出走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孩子的妈妈为什么离家出走?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那时候两个人都不大,说在一起就在一起了,孩子也快生了,那就结婚吧,结婚后感情又不和,不离婚能怎样?尽管他们离婚了,但我们很想念她,她活泼呀,是个很活泼的女孩。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是谁提出来离婚的?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她不愿意和儿子过了,她提出来的,她说走就走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说走就走?连离婚手续也没办?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没有离婚手续。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怎么会没办离婚手续?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我们这里的人结婚,大部分不去登记,只要到村里和村里当官的说一声,村里记录一下,知道村民娶老婆了,也就算结婚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那你儿子的第二次婚姻是在什么时候?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离婚后儿子又找了一个,这段婚姻维持了一年多,还办了结婚证。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这两个前儿媳妇都是当地人?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都是当地人,夏县的。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第二个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婚的?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第二个女的个子很高,我家儿子个子矮一点,可能是嫌我家儿子个子矮吧,除了这点还可能嫌我家条件不好吧,整天干苦力,儿子在建筑工地背沙子、背石料,她就想找一个条件好一点的。两人在一起一年多就离婚了。她离婚后嫁到外地去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朱红霞是你的第三个儿媳。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是的,她是第3个儿媳妇。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你儿子和朱红霞是怎么认识的?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是别人介绍的,介绍之后两人去拍了结婚照,之后同样到村里说了一下,村里知道了,后来她的父母到我家来了一趟,然后办了酒席就这样结婚了,她是瑶峰镇大阳村的。认识两个月就结婚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听说她的第一次婚姻,常遭遇家庭暴力?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人家第一次婚姻的事我们很少问,也不好过问。嫁到我家就是我家的儿媳妇,就是一个新人,谁去追究人家的过去呢?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朱红霞和你儿子结婚时,离婚几年?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她的第一次婚姻和我儿子一样,也没有登记,就是和那男子住一起,也就生了孩子,生的女孩,这样就算是结婚了,后来也就分开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她今年26岁,她的女儿多大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她的女儿8岁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也就是说她18岁生娃,17岁就结婚了?17岁还未成年呢!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是,这里结婚都很早。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她常常打骂继子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平时樊龙飞主要做什么工作?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早年在建筑工地上打工,后来积攒了一些钱,把房子整修了,还买上了一个小型三轮车,在县城周边或者到城市里给人家运输一些东西,赚些钱。我们这个村是县城周边的村,离县城不远,做生意会方便些。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你家就这一个儿子?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一个儿子两个女儿,两个女儿已成家。发生这个事以后,小女儿回来照顾这个家,照顾我,照顾了好几天了。因为这个事情,我老伴都气得犯病了。老伴有脑血栓,以前还会说一些简单的话,现在连简单的话都不会说了,成了彻底的哑巴,现在吃都不能吃,我还得拿勺子喂他。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孩子的爷爷多大年纪?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今年74岁,比我大9岁。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孩子的爷爷叫什么名字,孩子随你姓?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老伴叫靳安庆,我儿子女儿都随我姓,老伴是到我家这边过的,我父母没有儿子,好几个女儿,父母在临终前都盼望着我的儿子给家里留条根,可这次毁了,毁在了朱家这个女人手里。(她掩面大哭。)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朱红霞嫁到你家之后,和你感情怎样?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她嫁过来之后,一开始感情还差不多,她平时说话不好听,我这个当婆婆的也不和她一般见识,也怕人家笑话。她在家里最不愿意见的就是俺这个小孙子,一见俺这个小孙子就骂,当着我面就骂。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平时你的小孙子和他后妈住在一起?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不住在一起,是和我住在一起。我就在这个小房子里住,小孙子也就随着我在这个小房子里住。以前孩子上学吃住都在家中,他爷爷得了脑血栓,需要人照顾,后来孩子的后妈一见孩子就骂,有时候甚至还打孩子,我们就干脆把孩子送到了私立学校。孩子上小学2年级,住在学校,每周五下午回家一次,周日下午我们再将孩子送到学校。尽管这样,可孩子的后妈在周末见到孩子仍时常打骂。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也就是说,这个事情是发生在暑假期间?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是的,那时已经放暑假了。7月12日下午,我老伴到医院检查身体并住进了医院,老伴要出院了,我就先从医院回来了,好久家里没住人了,我得把家里收拾收拾,孩子就在家门口玩。我们村附近有个市场,我就到市场去买蚊香,准备晚上熏蚊子。我去的时候是下午六点左右,孩子就在门口玩,就是趁我出去的这段时间,她就把孩子打死肢解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就在朱红霞杀死继子后,她做了一系列事情企图掩盖事实,但是没想到这一切都被婆婆樊月仙看穿了。当时,朱红霞和丈夫在外“寻找”继子,婆婆怕她半路溜走,没有惊动儿子,只是在电话里淡淡地说了句“天黑了,别去火车站了,先回来吧。”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杀人后她还假装去找继子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你回来就看不到孩子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回来天就黑了,我回来就没发现孩子。孩子没回来,朱红霞还装腔作势,她骑上摩托车载着我去找,假装去找。在事发的前两天我就发现她想打孩子,因为孩子吃了她买的几个鸡爪。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吃个鸡爪就得打孩子?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这鸡爪是她自己买的,她的东西不让孩子动,更不可能让孩子吃,她是在事发的前两天买了鸡爪,放在冰箱里。孩子开了冰箱,发现有鸡爪就吃了。后来她回来发现买的鸡爪没有了,就对着孩子发起了脾气。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她在看守所说,孩子之前曾偷她的钱?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她之前说孩子拿了她钱,有10块的、5块的、20块的,是不是真拿了我不知道,但儿媳妇说他拿了钱之后我就把钱还给了儿媳妇,给了她500块钱。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你家的收入现在主要靠什么?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我家老伴有点退休金,一个月2000元左右,儿子打工一个月也能赚到2000元,就是骑着三轮摩托车给人家送货,挣点运费,儿媳妇在家吃闲饭。尽管这样,为了讨媳妇欢心,她嫁到这里来之后,我们家还是凑钱买了冰箱,空调。后来她说要买个电脑上网,我们家为她买了电脑,她除了吃之外,就在家里上网和陌生人视频聊天。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她在家基本不做家务?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很少做,做饭全都是我做,她只管吃。刚结婚时,她和我儿子也在市场上做了一些杂活,只干了一个月,后来她嫌累就不干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她兄妹几个?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她兄妹3个,她是老大,下面还有弟弟妹妹。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儿媳妇平时和你吵架?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吵架是免不了的,人家老占上风,我就老不说话,她在我面前是个孩子,我就让着她。她在村里很少出门,几乎也不太和邻居打交道。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这个儿媳妇也没办结婚证?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没办结婚证,还准备着今年把她的户口迁过来,户口还没迁,就发生了这个事情。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孩子的亲生母亲结婚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已经结婚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当时你到市场去买蚊香,去了多久?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去了也就一个多小时吧,她就把在门口玩耍的孩子叫到家里,问鸡爪被吃的事情,后来就用斧头打孩子,把孩子打死后,在屋子里就把孩子肢解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在哪个屋子里肢解的?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就在客厅里肢解的,把孩子尸体肢解时,血溅到了窗帘上,一些小的血迹看不太清楚,一些大的血迹她怕被别人发现,还拿剪刀把窗帘上有大血迹的地方剪掉了(她带记者进客厅,扯起窗帘给记者看)。这不,窗帘上留下了俩洞。在肢解孩子时,墙角也留下了血迹,她还拿拖把将墙角的血迹擦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看来她有些狡猾。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狡猾,狡猾得很。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你是怎么发现孙子被杀的?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当时在家里找孙子找了好久没找到,我和儿子以为他被偷孩子的人偷走了,于是儿子就和朱红霞骑着摩托车到百公里外的河南省三门峡的火车站寻找,就在儿子出门不久,我在儿子的卧室门口发现了一滴血迹。这是哪里来的血迹?我一直在想。家里的各个角落我都找了,没有见到孙子。尽管老头得了脑血栓不容易说话,但他的脑子还是清醒的,他站在院子中央,用指头向上指了指,意思是让我到房顶上去找找,我这才爬上了房顶。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到房顶?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是的,到房顶就闻到了一股臭味,在房顶的花盆旁边,苍蝇见有人到来全都飞了起来,在花盆的旁边盖着一个塑料薄膜,我掀开塑料薄膜,我的天,我的孙子没有四肢,身上爬满了蛆。我当时差点晕倒在那里,我颤颤悠悠地扶着墙从房顶下到院子里。老头见我流泪,费力地问我怎么了,这时我满脸都是眼泪,心跳都快停止了,我什么也没说。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之后你又干了些什么?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我先给儿子打电话,我就对儿子说,天黑了,别去火车站了,回来吧,咱不找了,明天再找。此时儿子和儿媳妇已在去那里的路上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你没把孙子被杀的消息告诉儿子。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我要是告诉了儿子,朱红霞还不半路就跑了?打完这个电话后,我踉踉跄跄地向我妹夫家跑,先将这个消息告诉妹夫一家。妹夫知道这个消息后,马上报警。等儿子和朱红霞赶到家时,已经被警察包围了。朱红霞一见到他们,当时就吓瘫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她想和丈夫生个孩子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你妻子结婚之前干什么了?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龙飞:不知道她干什么。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你们交流得多不多?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龙飞:交流得很少。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你妻子思维是不是有问题?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龙飞:她很正常,怎么会有问题呢。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你觉得她杀人的动机是什么?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龙飞:她小心眼,刚开始和我结婚时,我觉得她和我结婚很幸福,后来跟着我在外打工,越来越觉得和城里的富人相比自己过得不好,心理上不平衡,于是后来就在家里不工作了。我至今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要杀我的儿子。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你们结婚后,她有没有说过要和你再生一个孩子?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龙飞:我没有提过,但她提过,说要和我再生个孩子。但她没有怀孕。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你和妻子的感情怎样?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龙飞:和她的感情还行吧,她这个人就是毛病太多,周末儿子回家,一见到儿子就说三道四,这不满意那不满意,总挑儿子的毛病,老是骂孩子,结婚七八天就开始骂孩子。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信报:她挑儿子的毛病,你有没有为这说过妻子?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龙飞:(沉默)。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樊月仙:我儿子从小就老实,除了在外赚钱养家,很少说话,更不可能去挑媳妇的毛病。有时候媳妇说句话,他都不答腔。孙子走了,我都有了自杀的念头了,可想想,如果我自杀了,我的老伴谁照看,儿子怎么办?我不能死呀,我得硬撑着活下去。RG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

声明

本站所刊载的稿件,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转摘了您的文章或资料,损害了你的利益,请与我们联系。guiqulai#sina.com(#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