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独家庭现状调查:身心受重创 病榻间相依为命

   王梓毅 50岁 北京 儿子因意外去世 失独1年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儿子走后,我在家躺了将近一年。每天困了就睡一小时,醒一会儿,再睡。现在只要出门我就要戴墨镜,隔着墨镜看世界,“我觉得心里安稳一些”。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莲花妈妈 59岁 武汉 儿子因他杀去世 失独15年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儿子走后我搬了好几次家,有新邻居问起,我就编故事。说“我有一儿一女,儿子在国外呢”。但儿子走后我记性大不如前了,有时候我不记得自己编的故事,“经常露馅儿”。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孙秀琴 52岁 合肥 女儿因白血病去世 失独3年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女儿临走前抓着我们的手说:“爸爸妈妈,别放开我。”如果有兄弟姐妹,骨髓移植不到60万元,我们是独生子女,前后花了快200万元。孩子走的时候真想跟她一起走,可我们还欠朋友几十万元,我们不能负了人家。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木子夫妇 63~64岁 北京 儿子因脑出血去世 失独9年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与多数失独者不同,木子夫妇剪断了与过去的一切联系,“不管多好的孩子,只要在父母前面走了,就是大不孝”。儿子出殡那天,木子在家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菜。“我坐下来,告诉自己,我必须吃下去,我要好好活。”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刘弘芳 年龄不详 成都 儿子因意外去世 失独5年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有一次暑假,婆婆和丈夫都住院,两个人的字,我一个人签。丈夫住12楼,天热得快疯了,我一趟趟跑。在楼下,我看到一个8岁小姑娘在帮生病的妈妈打饭,“我一下子就哭了。”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这是一群孤独的人,在生命的某一刻,永远告别了“三口之家”。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他们大多生于上世纪50~60年代,赶上80年代独生子女政策严格执行的年代,人到中年却遭遇独子夭折,又因政策、身体等原因无法生育二胎。于是,生病和养老,成为他们多数人心头一块沉得卸不掉的石头。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2012年5月有媒体据卫生部《201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估算,我国每年新增7.6万个失独家庭,全国失独家庭超过百万个。近日,人口学家易富贤进一步根据人口普查数据推断,中国现有的2.18亿独生子女中,会有1009万人或将在25岁之前离世。不用太久之后的中国,将有1000万家庭成为“失独家庭”。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失独者的晚年在何处安放,是摆在全社会面前一个沉甸甸的民生问号。日前,中国青年报记者走近了这一群体。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他们给自己做一个硬硬的壳,不让外人触碰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我儿子今年43岁。”这是网名“木子”的夫妇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事实上,今年本该43岁的家中“独苗”,已于9年前永远离开了他们。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木子夫妇的屋子,看上去与一般家庭没有两样。沙发墙上挂着一幅1.5米长的弥勒佛十字绣,客厅里摆着吊兰与万年青,电脑硬盘里存着十多部电视剧,卧室床头柜有两个大抽屉,一拉开,里面满满的全是各种电器零件和组装工具。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都是耗时间的东西。”63岁的木子叔叔说。9年前,他养成了一起床就鼓捣电器的习惯。“现在,屋里所有的灯和电器都能在床头操作。这是我看时间的灯,这是穿衣服的小灯,这个是读书的灯,它最亮。”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在志愿者眼中,“木子夫妇是失独家庭里心态最积极的”,但回忆起儿子,木子叔叔的语气不变,双腿却还会不由自主地晃动。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儿子脑出血,一天内就走了,那天我正好不在家。”回忆起生前开汽修厂的儿子,木子叔叔眼圈一红,点起一支烟,“儿子走后的头一年,完全不相信儿子走了。看着屋里没人,总告诉自己‘孩子出去玩儿了’。最难熬的是第二年,那时候已经清楚地知道孩子没了,再回不来了。”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这个家里没有“灵堂”,甚至儿子的照片都不摆一张。木子夫妇说,他们在强迫自己剪断跟过去的一切联系。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当时,木子叔叔把儿子的后事全权委托给了一个朋友,自己从医院回了家,“眼泪在眼眶里,流不出来”。儿子出殡那天,他在家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子菜。“我坐下来,告诉自己,我必须吃下去,我要好好活。”现在,木子阿姨每天会踢一小时毽子,木子叔叔学会了玩电脑,他喜欢上QQ群聊天、玩拼图游戏。“我喜欢这个图,看,能把几个完全不相识的人拼到一张海边的合影里。”KKc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但多数失独家庭,并没有木子夫妇这么“看得开”。

×

声明

本站所刊载的稿件,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转摘了您的文章或资料,损害了你的利益,请与我们联系。guiqulai#sina.com(#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