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独群体"暮年丧独子家庭残缺 亟待社会关注

   中广网北京5月30日消息(北京台记者蔡贺涓)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每年的五月到六月间,有两个特别的日子,分别是五月的第二个周日“母亲节”和六月的第三个周日“父亲节”。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是两个感恩父母、享受亲情的日子,但是有一群人此时却在独自悲伤,他们就是年过半百却失去了独生子女的父母,他们有个共同的称呼叫“失独群体”。他们的丧子之痛难以抚平,晚年养老没有保障,如今已经有上百万的失独家庭越来越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需要社会的关注。  接到记者的电话,已经六十岁的大连失独妈妈,qq昵称为“渴望真诚”的女士异乎寻常的镇定,她就是大连失独qq群的建立者和管理者,通过qq聊天,她答应接受采访并介绍了失独群体失去独生子女的大体情况。  渴望真诚:现在失独家庭基本上是这几种情况,一个就是有病白血病了,红斑狼疮了,我儿子就是心脏病,还有的就是意外、车祸的很多,还有的是遇害,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抑郁症自杀。  失独家庭,也就是独生子女亡故的家庭,年过50岁,失去生育能力的失独群体更加引人关注。渴望真诚去年建立了大连失独qq群“静心缘”,整个谈话过程中她语气坚强,却不时地哽咽。  渴望真诚:我在别人面前我从来不流泪,但是我回家,我家里有一个大照片,我每天走的时候会说妈妈走了,回来时候我先看看我儿子我说妈妈回来了,真正意识到他已经不在了,能不难受么?   突如其来的意外并没有击垮这位坚强的妈妈,她走访了武汉、上海等地失独群体的自发组织后,从2009年9月到去年年底,经过几次三番地努力,终于把大连的失独家庭组织到了一起,抱团取暖。夜深人静,在安慰别人过后,她依然想在午夜梦回时见一见离去的孩子。  渴望真诚:每个人都盼着做梦能梦到孩子,很多人孩子孩子走了两三年以后,就梦不到孩子了。我前两天晚上梦到了,一想到这个梦我就特别难受。后来我就想,儿子还是希望我高兴。TvU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网名为“思彬”的山东失独爸爸告诉记者,四年前他失去孩子后,就再也不愿意和外人交际,老两口把自己封闭起来,独自舔舐悲伤。  思彬:以前我性格很开朗,现在不愿意交际,人们把我失去孩子作为故事来讲,他们家没孩子了,他们家绝户了,不愿意出屋。大家吃饭的时候我们出去,大家没有做饭时我们做饭了,我们错开不愿意见人,不愿意提起。  搬家,是大部分失独家庭的共同选择,走出了孩子生活的地方,走出了自己的哀伤,这些已经无法完整的家庭却走不出一系列的养老危机和生存风险,那么是否能够用其他办法解决失独家庭的问题呢?有人想到了再领养一个孩子,但失独妈妈“渴望真诚”告诉记者领养这条路并不是那么平坦的。  渴望真诚:领养孩子吧,我们孩子走的时候就五十几岁了,失子的剧痛,任何一个孩子都代替不了。我们这个群里有领养孩子的,有的时候想对领养的孩子感觉很不公正,根本没有那些精力、心力、财力,你这样做对自己不负责任,对孩子不负责任。  在普通人看来,试管婴儿既能延续失独父母的血缘,又能在他们暮年时填补空虚生活,但是活生生的例子却粉碎了许多失独父母再生育一个孩子的渴望。  渴望真诚:试管婴儿,现在好多人做这方面的努力了、尝试了,很多人都是以失败而告终,花了好几万有成功的。比如50多岁重新做妈妈,到65岁的时候,你身体不行了,伺候一个孩子很不容易,我真是不希望五十几岁了还拼命去生孩子。TvU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

声明

本站所刊载的稿件,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转摘了您的文章或资料,损害了你的利益,请与我们联系。guiqulai#sina.com(#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