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独家庭,不知何处是归宿

   这是一群孤独的人,在人生经历的某一时刻,永远告别了“三口之家”。他们赶上了上世纪80年代的“独生子女”政策,人到中年却遭遇痛失独子的折磨,他们被称为“失独者”。在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被撕裂的亲情从此阴阳两隔之后,谁来抚慰他们孤寂的心灵?他们又该如何面对明天安度晚年?这是摆在全社会面前一个沉甸甸的问号。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卖掉住房挽救独子生命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如今,儿子王力去世已经2个多月了,父亲王远依旧沉浸在失去独子的痛苦之中。每天两三个小时的睡眠,想到伤心处就止不住泪水……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儿子王力还没来得及过33岁的生日,便匆匆地离开了人世。他原是一名筑路工人,由于公路施工经常在夜间进行,所以干了10年的王力习惯了昼伏夜出的生活。2010年,他和大学同学赵颖结束了漫长的爱情长跑,完成了生命中的一次蜕变。结婚后,家住石家庄的赵颖跟随丈夫来到了我市。此后小两口工作勤恳,用心经营着自己的生活,然而正当日子过得幸福而甜蜜时,命运就像一只重拳,给他们带来沉重的打击。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2013年,王力突然感到身体乏累,提不起精神,有时还会流鼻血。起初他认为是上火引起的,并没在意。然而,随着流鼻血的次数愈加频繁,他开始有所警觉。8月份,王力进行了体检,结果让所有人为之扼腕,他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俗称白血病。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王力和赵颖组建家庭仅3年,两个人的月收入加在一起不过3000元,面对高昂的治病费用,他们根本无力承担。为挽救爱子,父亲王远坚持让儿子及早住院治疗,并想尽办法筹措医疗费用。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其实王远和老伴都是下岗工人,靠打零工供儿子上大学娶了媳妇。眼下,王远退休刚满3年,老伴徐华拿到退休金也才一年,哪儿有积蓄负担沉重的医疗费?于是,62岁的王远硬着头皮开始四处借钱。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在检查中,王力的红血球、白血球和血小板等各项指标为零,每天需要输入大量的血浆维持生命,短短20多天的治疗就花去了近7万元。要想根治王力的病,需要进行骨髓移植,王远不惜一切地将儿子转到了北京一家医院。每天一万多元的费用,压得一家人喘不过气来。然而,母亲徐华和儿子的骨髓配型成功,又让这个濒临绝境的家庭看到了希望。于是,老两口一番商量后,背着儿子卖掉了房子。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王力的骨髓移植手术被安排在9个月之后,手术费用总共需要80万元。这个数字,对于已经严重透支的王远一家来说,无疑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不能放弃,要不会后悔一辈子。”王远后来回忆说。为了节省开销,王力返回我市等待手术。而已过花甲之年的王远则每天为筹钱东奔西走。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王力的病情并没有因为一家人的努力而好转。春节过后,王力的身体出现多处浮肿,体内凝结的血块时常阻塞呼吸。2014年3月5日,王力在痛苦中离开了人世。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临终之际,孝顺的王力对父母说:“不能照顾你们了,你们自己多照应……”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无法愈合的心灵创伤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当唯一的精神支柱轰然倒塌后,王远一家人的精神也处于崩溃的边缘……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儿子去世后的两个月里,王远不知道是如何度过的。儿媳无法承受打击,离开了她的伤心之地,返回了石家庄。卖掉房子的王远和老伴徐华住在儿子家中,徐华整天睹物思人,每每开饭的时候总将饭菜端到儿子的遗像前,念叨个不停,自己却不动碗筷。为了安抚老伴,王远将痛苦憋在了心里,因为他知道,他若是垮了,这个家也就完了。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为了给老伴解心宽,傍晚王远总是拉着她到清水河边散步。为了转移徐华的注意力,王远还在楼前的空地开垦出一块菜地。清明后,老两口一起将切好的土豆块儿,尖椒种子、西红柿秧子种到地里。经过徐华悉心照料,几场透雨过后,菜地里长出一棵棵喜人的秧苗。看着满园子的勃勃生机,徐华的心却在滴血。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生活还得继续,老两口在忍受着丧子之痛的同时,还要面对为给儿子治病欠下的20万元债务。短暂的调整之后,王远继续当起了小区保安,每月500元的收入是老两口一个月的生活费。他们把每月总共3100元的退休金,全部用于偿还欠债。MXh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老两口过着俭朴得不能再俭朴的生活,王远经常去蔬菜批发市场,赶着临近中午菜贩收摊前买些便宜菜,两人穿的衣服也大都是亲戚朋友送的。62岁的王远算了算,就是这样精打细算,还清欠债至少还需要七八年。

×

声明

本站所刊载的稿件,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转摘了您的文章或资料,损害了你的利益,请与我们联系。guiqulai#sina.com(#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