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与孟庆树的婚姻

   作合,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工农联合好家庭。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在孟庆树被关押期间,王明冒着生命危险,于10月19日,10月26日,11月2日,三次与孟庆树的二叔孟涵之去龙华看守所探望。他后来曾赋诗回忆当时的情景: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化妆三探龙华监,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亲织背心递我穿,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高话家常低话党,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铁窗加紧两心牵。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孟庆树被捕后,她二叔孟涵之从家乡赴到上海,由于他认识某些国民党官员,经他积极活动,与这些官员联系、疏通、请客送礼等等,孟庆树终于在1930年11月22日出狱了。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孟庆树出狱后,被王明一片痴情所感动,终于答应了这位小个子的求婚。王明真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孟庆树的入狱反而成为两人恋爱史上的转折点。1930年11月23日,即孟庆树出狱后第二天,两人终于结婚,成为患难夫妻。为纪念这个终生难忘的日子,王明曾写下名为《结永伴》七绝诗一首: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出狱两天便结婚,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双心结合胜千军,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三年多少悲欢剧,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银汉女郎不可分。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此后两人共同生活44年,没有分离。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王明和孟庆树1930年11月23日结婚,到1974年3月27日王明病逝莫斯科,共同生活44年。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44年来,王明孟庆树夫妇志同道合,互敬互爱,相依为命,相互关怀和照顾。王明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结合。对孟庆树恩爱如初,关怀体贴。曾专门为孟庆树个人作诗55首,赞扬孟庆树,抒发他们之间爱慕之情。孟庆树不仅为王明的《中共五十年》和《王明诗歌选集》作序、甚至为其错误辩护,真是夫唱妻和。孟庆树在生活上对王明关怀备至、体贴异常,细心照料。特别王明身体不好,长期有病,孟庆树一直陪伴在身旁,不辞辛苦的照顾的护理。王明赞她是“舍身入院勤看护”。有一次孟庆树自己因病动了手术,刚过三天,她为照顾王明的病,跪着走来,王明激动说:“手术刚完跪走难”。孟庆树长期不辞辛苦地护理王明,认真细心地研究病情和医疗方案,有时甚至对服药把关,自己还准备了急救药。1956年1月30日王明全家乘苏联飞机去莫斯科,当飞到高空3000米时,王明心脏突然衰弱,急需抢救。虽然,北京医院随行医生与护士带了6包注射器,可却没有带针头,危急时刻,孟庆树却拿出自备针头,立刻安上给王明注射强心剂,这才使王明病情转危为安,平安到达莫斯科。正是由于孟庆树这种细心照料,才使王明病情好转,延长了寿命。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王明孟庆树夫妇,都很孝顺老人,更疼爱孩子。王明和孟庆树的爱情结晶,是生育一女两男三个孩子。大女儿叫王芳妮,乳名叫玉华,是1932年1月18日王明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时在莫斯科出生的。王芳妮生在苏联,长在苏联。她不会中文,从未回过祖国。她的俄文名字叫季米特洛娃·法尼娅·格奥尔其根夫娜。1937年11月,王明、孟庆树夫妇从苏联回国参加抗战时,没带她回国,而是交与当时任共产国际总书记的季米特洛夫作了养女。因为季米特洛夫的捷克妻子所生唯一儿子已经在战争中牺牲了,膝下无子,就把王芳妮当亲生女儿一样抚养。王明、孟庆树十分想念唯一女儿,王明曾于1947年11日写下《忆芳儿》的诗句:“一别十年久,时艰音问稀。双亲常梦女,多半诉离思”。据说,王芳妮后来成为一名女飞行员,1985年1月27日逝世,时年53岁。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王明、孟庆树夫妇的两个儿子,都生于延安。大儿子王凡芝,乳名叫明明,1939年生。二儿子王凡丁,乳名叫亮亮,1945年10月2日生。孟庆树对这两个孩子非常溺爱,一直把他们留在家里,没让他们上小学。明明长大后,直接进入初中学习,可惜没上几天学,就跟着父母去了苏联。从此,他们俩一直呆在苏联,在那里求学和工作,并都加入苏联国籍,现为俄罗斯国籍。王凡芝后成为一位军人,同俄罗斯姑娘结婚。王凡丁是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的毕业生,后在苏联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工作,一直没有结婚。苏联解体后,他辞掉干了十几年的远东研究所工作,自己办起了中国武术中心。90年代初曾回国一次,去了哈尔滨、北京等地。H1x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由于不同的出身,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性格,王明和孟庆树夫妻之间也存在着矛盾与分歧。王明出身城市贫民家庭,家比较穷,没房没地,甚至穷到把其小妹妹送去当童养媳的境地。王明少年时是个穷学生,交不起学费。孟庆树出身于地主家庭,家里有房有地,孟父当中医也挣钱,家庭比王明家富裕多了。据说孟庆树赴苏留学,从家乡寿县起程时坐着滑杆。到苏后,又住洋房,吃面包一直未受过苦。王明显得土气,孟庆树十足洋派头,爱吃西餐,不用筷子,用刀叉吃饭。虽然王明孟庆树都脱离实际,教条十足,主观片面,骄傲自满,自以为是,但王明长期担任中央领导职务,对此有所约束与收敛,而孟庆树却比较放肆,爱发小姐脾气,常和人争吵,一直搞不好同志间关系。据王明秘书说:“孟庆树在延安时,家属们议论最多的就是她。难逗。谁和她也处不了”。到北京后,王明任法制委员会主任,孟庆树任法制委员会资料室主任,但她常和办公室主任陈甫之吵架。陈甫之回忆起此事就生气地说:“孟庆树跟我矛盾到什么程度?她对我说:‘你也不打听打听,谁当办公室主任象你这个样子 !……’”王明继母也对别人说:同媳妇搞不到一块,媳妇对她很厉害, 跟她说话就象训小孩似的。

×

声明

本站所刊载的稿件,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转摘了您的文章或资料,损害了你的利益,请与我们联系。guiqulai#sina.com(#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