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搪瓷脸盆 见证52年前的“裸婚”

   家里有个搪瓷脸盆,是52年前我结婚时同事的贺礼,它是我们这代人“裸婚”的见证。8ji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1960年,未婚妻师范学校毕业后自愿到郊区前沿小学任教,我在市直机关工作。1963年正月结婚时,国家正处于经济困难时期,许多食品和生活用品需凭票限期限量供应,加上双方家境也不好,我们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裸婚”:没有聘金、没有婚宴、没有金器手饰和几“大件”,新娘穿的外套还是娘家用旧衣服翻个布面加工缝制成“新”的。结婚当天凌晨,我一位亲戚踩三轮车把新娘载到我的住处。当晚,我们在棋杆巷聋哑人协会举行茶会,请亲友和同事吃喜糖。8ji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婚后不久,我们住到了图强路机关的两层楼单身宿舍。每层二十几间单间并排,门对门。没有厨房,多数人在通道搭起炉灶;没有卫生间,只有一间简易公共茅房搭盖在楼底下的空地上;生活用水要到房外公共水龙头提。此时,搪瓷脸盆正好派上用场,每天几次用它到走廊端水进房间,洗涮、洗菜、做饭。后来我们搬了几次家,房子越搬越大,洗涤设施越来越齐全,但我仍精心呵护这个“文物”,使之依然如新。8ji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如今,老伴已故三年了,这个边缘已被岁月磨损的搪瓷脸盆依然陪伴着我,它寄托了我对老伴的无尽思念。8ji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

声明

本站所刊载的稿件,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转摘了您的文章或资料,损害了你的利益,请与我们联系。guiqulai#sina.com(#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