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老人”的忧患 ——对留守老人生活现状的调查

   随着农村外出创业、务工人员与日俱增,这些外出人员留守在家的老人群体也在不断膨胀,他们的生活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困难,而且有边缘化的危险,笔者对旬阳县“空巢老人”的生活现状,做了一次专题调研。mq4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一、基本情况mq4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旬阳县有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近5.4万人,占全县总人口的比例约12%。据不完全统计,全县涉及子女外出创业、务工的留守(空巢)老人约2.32万人,这些留守老人绝大多数分布在农村。剔除季节性外出和在本市务工的人数,子女举家常年外出务工的留守老人约1.21万人,其中留守老人夫妻两人单独居住、生活存在不同程度困难的6958人,占到留守老人群体的34%;独身(丧偶)寡居、生活特别困难的留守老人2157人,约占到留守老人群体总数的11%以上。mq4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二、困扰留守老人家庭生活的主要问题:mq4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生活依然贫困。大家普遍认为:如今日子比过去好得多,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不少。但是,在一些自然条件较差的地区和一部分家庭之间,由于经济收入差距拉大,衣食住行等生产、生活资料来源也不尽相同。“用钱”仍然是困扰一些留守老人的第一道难题。在桐木乡涌泉村所调查的4户打工者家庭中,有3户是贫困家庭。例如,余月桂老人已经高龄102岁,儿子是个50来岁的弱智农民,儿媳是个哑巴,虽有一男一女两个孙子,均随邻居一起外出打工,孙儿在入冬后就已回家,虽然外出务工半年多时间,却没有挣到钱带回来;孙女在天津一家私营企业务工,拿学徒工资,收入微薄,也只能够自己在外花销,难尽孝心。余月桂老人至今仍然操持家务人情,安排农活,维持一家生计。刘金凤老婆婆,现年84岁,儿子、儿媳先后亡故,她一直是孙儿吉道平的监护人,孙子今年已经27岁,外出务工快十年了,东不成,西不就,没有学到啥技术,也找不到收入比较好的行当。有时在矿山也能一年挣个一两万元,但由于平时“自由散漫”惯了,不知道省吃俭用,有钱吃吃喝喝,打牌赌博,没钱还要借债,常常跑到年底还是没钱回家。刘金凤老婆婆的生活,单靠退耕还林的一点补贴,和耕地转包后微不足道的一些收入,很难维持正常生活,还要靠两个女儿不定期送粮、送钱接济渡日。还有一户邵国泰老人86岁,老伴肖良秀,78岁高龄(因脑血栓已经卧床4年),膝下有女儿邵永汉,女婿程光孝(50岁,上门)和三个孙子。今年三个孙儿一起出外在河北铁矿打工,因大孙子坐矿车下山接工人途中受伤,致使右小腿截肢,矿山老板推脱责任躲着不见面,也没有买意外伤害保险。两个弟弟照顾受伤的哥哥住院治伤,都没有挣到一分钱,还给家里增加了四万多元的外债。说起家里目前的困境,程光孝嚎啕大哭,邵国泰老人在数九寒天依然穿着单裤单鞋上山打柴,显得十分寒碜。mq4归去来婚姻与家庭网

  ——疾病痛苦犹存。疾病是影响老年人生命质量的顽敌,也是威胁老年人身体健康的最大杀手。在所调查的留守老人群体中,基本上都患有慢性病和多种疾病。许多人都是终年就医服药,在年收入或子女供给的生活费用中有一大部分都用于治病、买药上。尽管老年人治病服药是不足为奇的正常现象,但是因治病花销的昂贵医药费,确实成为老龄化家庭长期处于贫困状态的“无底洞”。甚至是引起亲情脆弱化、家庭关系不和的主要矛盾。在此有一例:城关镇河湾村冯广胜,今年60来岁,患食道癌有两年多的时间。患病前在县城租赁房屋居住,自己跑三轮替煤气店送气,儿子出外打工给别人跑车,儿媳妇带孩子做家务。几年前就已经买了城镇户口,一家人日子过的也算红火,还准备买商品房呢。自冯广胜老汉被确诊为癌症后,便开始四处求医购药,手术费用花去五六万元,为防止扩散,还要经常接受化疗、复查。儿子无奈辞了工回家照料老冯。因为经济上失去了来源,生活水平每况愈下,也不能继续住在城里,只好搬回老家农村养病。幸好民政部门给及时解决了定期定量补助,又从大病救助资金里给了5000元的困难救助,才使家庭困境稍有一些缓解。城关镇鲁家台社区二组康成宪老人今年90来岁,儿子、儿媳、均已64岁,一个孙儿、孙媳妇和重孙6口人生活。前些年儿子身体尚好,与孙儿两人都出去务工,收入还算可以,生活过的很平稳。去年跌跤摔断股骨,卧床一年来花费近万元,加上儿媳妇经常看病吃药,儿子只得常年在病床前伺候,只靠孙儿一个在外打工挣钱,生计日渐艰难。如今主要靠康成宪老人每月97元低保金和几十元的高龄老人保健费维持基本生活,孙儿打工的钱全部用于几个老人治病抓药上,因为无钱住不起大医院,只能请赤脚医生保守治疗,医药费又不能在合作医疗里报销,形成更重的负担,渐渐沦为当地的返贫户。

×

声明

本站所刊载的稿件,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转摘了您的文章或资料,损害了你的利益,请与我们联系。guiqulai#sina.com(#换@)